• 五寨新闻
  • 图片新闻
  • 政府文件
  • 政府办文件
  • 政策解读
  • 政策动态
  • 招商政策
  • 招商项目
  • 企业风采
  • 专项预案
  • 部门预案
  • 公众教育
  • 预警信息
  • 财政资金
  • 环境保护
  • 生产安全
  • 历史沿革
  • 行政规划
  • 五寨概况
  • 五寨清涟
  • 五寨文化
  • 名胜古迹
  • 旅游文化
  • 本地特产
  • 道 情
    来源:管理员日期:2017-07-06 08:51:09 阅读次数:13661

    道情唱腔吸收了大量民间艺术以及中路梆子等剧种的曲牌、调式,具有“七弯八转”的特色,基本特色可分为四类:

    —类是词曲杂调部分,如“耍孩儿”、“西江月”等。

    第二类是以变文为唱词的曲调,有“七字调”、“十字调”等,具有板腔体结构的某些特点。

    第三类是吸收了中路梆子、北路梆子等剧种中的部分曲调,如“流水”、“介板”、“滚白”等。

    第四类是从民歌中吸收来的小曲杂调,如“汾州调”、“连头调”等。

    道情,音乐丰富,历来有“七十二调”之称。在唱法上多采用“虚声”叠字,委婉细腻,善于抒发感情,尤其以悲调出名,感人肺腑。

    文场有横笛、板胡、三弦、四胡等。

    武场乐器有板鼓、手板、锣、小锣、铰子等。

        五寨道情是晋北道情艺苑中的一朵奇葩,她以其淳朴清新、优美抒情的音乐特色和贴近生活、接近群众的艺术魅力赢得了观众的喜爱。随着地域文化的传播与交流,五寨道情在河曲、保德、偏关及陕北东部、内蒙古南部沿黄河两岸一带都有着较深的群众基础。每逢七月瓜果成熟,两岸的大小村庄都要唱开园戏,俗称瓜果会,五寨道情的社班都要在这一带辗转演出两三个月。五十年代初,这一代老百姓中就有“宁愿不吃饭,也不能误了看五寨道情王三旦”的传赞。

        道情,原系道教艺术,源于唐代的道观音乐,是道家用以宣传其宗教思想的艺术工具。唐朝兴盛时,尊佛重道,在本地也兴起了道教高潮,故而产生了道歌道曲。到了南宋,道歌道曲逐步发展变革为一种说唱艺术,即说唱道情,(坐腔道情),伴奏乐器为渔鼓简板,表演时,右腿压左腿,端坐在凳子上,一般是男演员执渔鼓上端靠在肩下或左臂上,以右手三指轻击渔鼓,女演员左手持简板击右手,边击边唱。

        五寨道情就是在说唱道情基础上不断发展完善,逐步成为“戏曲道情”。随着地方戏曲的勃兴,道情艺人不断地向各剧种及梆子戏学习,使其在音乐方面有了较大发展,唱腔上有了“滚白”、“流水”、“介板”之类板腔体唱腔。伴奏乐器,文场增加了长笛、板胡、三弦、四胡、笙、扬琴;武场也配有板鼓、大锣、小锣、绞子、大钗、小钗等。演出场地由地摊搬上了舞台,演出剧目由说唱段子逐步拓展为出戏、本戏、连本戏,完成了说唱道情向戏曲道情的转化,使五寨道情以其浓郁的地方特色跻身于戏曲艺术之林,在广大人民群众中出现了竞相传唱,风靡一时的盛况。四十年代末,五寨曾流传有“新寨、旧寨、马军营,狗子咬得也是七字调”的俗语。

        五寨道情的唱腔,既有地方民歌小曲小调的韵昧,又有梆子戏的板式,历来有“七弯八转”七十二调之说,尤以哀婉悲怆调式感人肺腑。其唱腔基本特点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是词曲杂调部分,如“耍孩儿”、“西江月”等;第二类是以变文为唱词的曲调,有“七字调”、“十字调”等具有板腔体结构的某些特点;第三类是吸收引进了中路梆子,北路梆子等剧种中的部分调式如“流水”、“介板”、“滚白”等;第四类是从地方民歌中借用的小曲杂调,如“汾州调”、“连头调”等。

    五寨道情,有源远流长的的历史和广泛的群众基础,是当地人民群众自发组织社班进行自娱自乐的艺术形式。五寨道情社班历史久远,分布较广。据考证,于清朝中、后期就有了道情班社。活动较早者有麻地洼班,马军营班,新寨班、旧寨班、井儿洼班、南洼班,武家洼班、小河头班、河底班、韩家楼班、南坪班等。

    五寨道情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也涌现出一批有影响的民间艺人。清末以来,较著名的艺人有王科昌(须生)、杨仁诚(二净)、周四小()、宋世昌(须生)、李华(琴师)、王三娃(小旦)、贾满昌(青衣)、冀锁(小旦)、戴锦秀(鼓师)、韩昌女(须生)、田觅拴(青衣)等。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老艺人王科昌、杨仁诚、宋世昌、周四小,他们四处授业传艺,艺徒弟子分布各地,对五寨道情的繁荣普及和班社创建发展均做出重大贡献。

        五寨道情演出剧目繁多,出戏、本戏、小戏不下百部。其发展可分为三个阶段:初期以劝人为主要内容,剧目有《三贤》、《杀狗》、《花亭》、《烙碗记》、《湘子传》、《庄周传》、《翠莲传》、《三复生》、《摸牌》、《三世修》等;中后期以演历史传奇故事剧目为主,剧目有《杀惜》、《杀庙》、《下书》、《泥窑》、《赶脚》、《关王庙》、《打缸记》、《游花园》、《对菱花》、《汾河湾》、《李有儿卖狗肉》等;近期还移植或创作排演了部分现代戏,剧目有《红灯记》、《沙家浜》、《龙江颂》、《追猪》、《断路》、《活捉二日本》、《山乡售货员》、《泥新窑》等。

        解放初期,随着杨华觅(青衣)、冯成明(须生)、苏香(须生)、赵合明(小旦)、张占元(小旦)、范增艮(鼓师)等新一代道情艺人的出现,五寨道情艺术发展到了一个鼎盛时期。特别是新寨村的马玉英(青衣)、刘巧连(小旦)、徐改娥(小旦)、李冬花(小生)等女艺人的登台演出,打破了五寨道情社班没有女演员的历史。当时的新寨社班在五寨及周边地区红极一时,常年外出演出。随后,小河头、河底、韩家楼等社班相继都有女艺人的加盟。从五十年代中期到六十年代初,五寨的道情社班也得到快速发展。管家湾、新庄窝、五佛寺、武家窑、何家岭、小寨、寺儿沟等一些中小村庄也出现了社班。五寨人爱道情,唱道情、看道情形成了习惯。一九六零年五寨县文化局办起了艺校,专门培养道情艺术人才,神池道情剧团的蔺凤鸣(须生)、徐风莲(刀马旦)等新一代艺术名家都初学艺于五寨道情艺校。

        “文革”期间五寨道情被迫停演,一些社班陆续解散。但这一期间的许多业余文艺宣传队在排演节目时,常用道情曲调和形式,使得五寨道情一直没有失传。粉碎“四人邦”后,五寨道情艺术又出现了新的繁荣,马军营、旧寨、韩家楼、南洼、南坪等村的老一辈艺人,重新组建社班,购置戏箱设备,传艺并登台演出传统道情。这一时期的五寨道情社班,女演员不断增加,彻底改变了演出剧目女角色由男演员扮演的传统,服装行头大部分用上了高挡戏装,又增加了灯光、音响等现代舞台设备,颇有专业演出团体的气派,但始终保持着传统道情的原汁原味。

        在当前朝起夕落的流行艺术冲击下,五寨道情也面临着演出市场不景气、后继乏人、传统艺术的失传等诸多危机。为了振兴这一有着悠久历史的民间艺术,五寨宣传文化部门正通过乡村群众文艺调演、戏迷票友大赛、指派专人整理创新传统剧目、以道情曲牌编演文艺节目等多种形式来保护和提高这一艺术。特别是南坪村老艺人李效堂,组织韩家楼、马军营等本县境内的道情艺人重建社班(即联班道情),提高演出水平,开拓演出市场,自筹资金创办道情艺校,培养道情艺术新人,使这一古老艺术重放异彩。目前,南坪村道情剧团,阵容齐楚、设备先进,祁兴莲(老旦)、张丕文(须生)、范效文()、李俊明(鼓师)等中年艺人的表演技艺日趋完美,张继兰(青衣)、周彩霞(小生)等艺术新秀也崭露头角。他们常年活跃在本地及周边县的乡镇、农村,为传承和弘扬五寨道情艺术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五寨传统道情,是流行于晋西北地区的小剧种,它属晋北道情西路派.源于道教音乐,是道家用于宣传其宗教思想的艺术工具。以其淳朴清新,接近生活,优美抒情、短小精干等特点,赢得了群众的喜闻乐见。尚从清初成戏搬上舞台算起,至今已有400余年的历史。如果追溯其源头,当起源于“道观经韵”(初唐),经“俗讲”发展(中唐)和“新经韵”提炼(五代),一路演绎而来,迄今已有1000余年的“高龄”,勘称中国剧坛之“老寿星”。

    县政协主席林步森非常喜爱并重视五寨传统道情的收集整理工作,带领政协有关人员从2007年开始,历时三年, 整理出版《五寨文史》三辑(四、五、六),共收集五寨传统道情二十七本,其目录如下:

    《五寨文史》第四辑:《仁贵探妻》、《劈棺》、《传朱记》、《何文秀算卦》、《草场五玉带》、《金堂会母》、《打缸记》、《雷横磕枷》、《姜郎休妻》。

    《五寨文史》第五辑:《化金钗》、《打金堂》、《进瓜》、《九件衣》、《烙碗记》、《刘唐下书》、《宋江杀惜》、《夜宿花亭》、《三世修》。

    《五寨文史》第六辑:《钉缸记》、《豆腐换妻》、《对菱花》、《卷席筒》、《愣小子打罐子》、《摸牌》、《王小二赶脚》、《小姨子送枕头》、《游花园》;并将“五寨传统道情七十二调”一起整理出版。

    道教产生于春秋时代,其鼻祖为老聃,而盛行于南北朝,为东汉张道陵所创。开始流行于南方,所以其旋律特点,南方口味很浓,处处有江南鱼米稻谷香之底蕴。后来流传到晋北,经过漫长的时间演变,与当地之“中路梆子”、“北路梆子”、“耍孩儿”、“碗碗腔”、“大秧歌”等剧种互相渗透借鉴,形成“晋北道情”。其唱腔优美,板式多样、曲牌丰富、节奏活泼。传入五寨后与当地粗犷的民歌发音方式和豪迈侠爽的人群性格相结合,形成了五寨传统道情的气势豪爽、唱腔悲抡、粗犷有力,底蕴委婉、旋律优美、朗朗上口等特点。几百年来,很受百姓之青睐,并得以广泛流传。